【赤子文苑】过年是一串祝福-妈妈|雪花

 

文|高启霞

总忘不了丰子恺老先生那一幅《爆竹一声除旧》的年画,虽然只是淡淡的几笔,但他却勾起了我小时候眉飞色舞渴望过年的那一种神情,那一份调皮。画面上谁人想要点燃爆竹,却又远离爆竹的少年,不就是我童年的那一份憨态。 小时候掰着胖嘟嘟的小手指过年,其实只知道好吃又好玩,放鞭炮、穿新衣、走亲戚、品好菜、玩花灯…… 然而,每逢过年,妈妈老是对我这么说:“过了年,你就长大了一岁!” 而妈妈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看到他的脸虽然像蓝天一样晴朗,可眼睛却很湿润,心田深处似乎埋没着一种欣喜一份可惜。当我欢呼本身长大的时候,妈妈却在为本身再也寻不到谁人曾经天真无邪的少年而感应忧伤。 岁月逝而无返。如今我真的长大了,却又但愿从头穿越这条神奇的时光地道,去寻找属于童年的那一片单纯。 然而,时光的地道一旦穿越,就再也不会从头打开,纵然内里的景色何等迷人,也只能隔窗而望了。 雪花飘,新年到。幼时的童谣直到今天还很香甜。坐在窗前看飘舞的雪花,心田真的感应很轻盈。 其实,在南边,飘雪的时候是极美的,雪花静静地从空中落下来,给人一种很舒畅很温馨的感受。 瑰丽典雅的雪花多像人心啊! 人心憧憬温馨,冬天就会开出雪花! 就在这样一个雪后的下午,我捧着一本精致的诗集,表情被雪后的阳光安抚得恬静而安详,偶尔读者女诗人傅天琳那首题为《梦呓》的诗,感觉着那份人间真情,不禁泪光盈盈—— 假如有一天你梦中不再呼喊妈妈 而呼喊一个生疏的年青的名字 那是妈妈的期待妈妈的期待 妈妈的期待是惊喜和忧伤 诗中那一颗母亲对子女的期待之心是何等庞大而又抵牾,简练复沓的诗句把母亲的切切情意体现的极尽描摹,轻声细语的期待震撼人心! 对于我,过年是一份浓厚的忖量! 过年是一串深情的祝福!

编辑|翟志慧

[ 编辑:admin ]

  • 移动版

  • 数字报

  • 精品汇

  • 相亲会

  • 新浪官博

  • 腾讯官博

  • 晚报微信

  • 晚报微视
天河热线简介  |  公司简介  |  报纸广告  |  网络广告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招聘信息  |  晚报发行
天河热线   版权所有  经营性网站备案号:1111111111号  公网安备 11111111号 
地址: 楼  晚报电话:22222222222     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 网证 字3333333号